首页 > 我与外教

Ms.Edwards——顾倩怡

发布时间:2016-12-16 13:28:04           责任编辑:镇江枫叶           点击次数:2696

    我今年高三,这学期来了许多生面孔,除了百来个高一新生,还有十来个外教。有蓝眼金发的,也有黑色人种,偶尔能冒几句中文问候语的华裔也不稀有物种。

    今年在机缘巧合下,选了所有人避之不及的PE12,体育老师是一个蓝眼金发的“美人儿”,叫Ms.Edwards。她个子不高,165左右;虽说是体育老师,但是身材并不是健美身材,腰细细的,臀骨却稍大,腿也不是很细,但是姑且还算的上匀称。一头金发亮得让人羡慕,再配上天生的自然卷大波浪,绝非是理发店能媲美的发型。眼睛是圆润的杏仁儿眼,不小不大正正好地妥帖地呆在高挺的鼻梁两边和深眼窝里。跟人讲话的时候,那个像海的蓝色眼球,咕噜咕噜地转着,看上去并不不精明,倒是显得机灵又可爱。眉毛并不张扬,平和的一个弧度,长度正好;颜色略紧略粽,到是和发色相应得妥当。嘴唇很薄,唇峰高的不明显,抿嘴的时候倒是显得很平。薄唇薄情在她身上却并不成立,因为她很喜欢笑,跟你讲话笑,跑起来的时候笑,教课的时候笑,打球的时候也笑,但笑起来傻傻萌萌的,看上去就像和我一样大的正值青春的女孩儿,很可爱。

    Ms.Edwards不是我从PE10到PE12以来遇到的唯一一个女老师,却是最不擅长体育的老师。她授课,多多少少需要动作示范。例如打棒球,打排球抑或打篮球。可是每次的示范都不是漂亮又完美的,偶尔会挥空,会打歪,会未过网,也会投不中篮筐。每次她有点略显生涩,甚至在某些擅长体育运动的男生看来显得笨拙的动作示范,都会引起大家善意或恶意的笑。但她每次都以笑容回应,有点傻,但是很真诚。我并不认为擅长某一领域,就代表能当这个领域的教导者。反之亦然。并且,除了略显笨拙的动作指导,体育的各个动作她都讲明了,规则都细致地讲解了,给我们安排妥当练习时间和比赛时间。她的努力和尽心都看在有心人眼里,所以要真的问我她教的好与不好,我倒是真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除却上课时间段,短暂的休息时间或者偶尔的校外活动。Ms.Edwards都表现的像个“孩子”。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下课,我们从操场往教学楼走,Ms.Edwards拿着器具跟在我们后面,突然前面嬉闹的男生停下脚步围成一团,对着地上指指点点还哈哈笑。我好奇心一起,却发现Ms.Edwards像阵风似的跑到我前面,凑到男生那一团问发生了什么。其实是一只绿色的螳螂,翠绿的外衣几乎和草丛融为了一体,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那群从小玩泥巴打着滚长大的男生自然不觉新奇,就是觉得好玩;女生则是躲得远远的怕螳螂到自己身上。Ms.Edwards就像个未经世俗的孩子,蓝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奇的不得了的语气:“What’s this?”我则更是好奇,问她你从来没见过吗?她眼睛不离螳螂,一边一直点头一边回我:“Yes.”那样子就像我四岁的弟弟一边指着巧克力问我姐姐这是什么呀能不能吃,一边眼神一瞬不瞬地钉在巧克力上。我暗觉好笑,却还是拿出手机打算帮她用维基百科搜螳螂英文版的基本资料,因为我也实在为难不知道怎么解释给她听。刚掏出来,就听到周围一片呼声。我一下子抬头望过去,就见她伸手抓住了螳螂,好奇的脸上笑嘻嘻的。虽然有点俗气,但当时确实是个晴天,也确实有阳光打在她脸上。我也实在被这一幕感染到了。她对这个长相奇特的生物,有毒没毒,有没有利齿,擅不擅长攻击,一概不知。却能直接伸手抓住自己研究,甚至等不及我掏出手机给她答疑解惑。这不知是傻还是勇敢的行为,我实在不知有什么词能形容。但大概就是“真”吧。就像我告诉她食指和拇指交叠,这个手势像一颗心,我们都用它向别人表达“love”,当天中午在食堂,我就看见她仰着明媚灿烂的笑脸,对同她一起来到中国教书的男友比着这个手势。无与伦比地,吸引人。

    真实的笑,真实的行为,真实的情绪。宛如一张白纸,没什么污点在上面。固然不是完美无瑕,没有高智商,也没有多好的能力,多美丽的外貌。但一颗干干净净的心,就足以让她发光发彩。

    我今年高三,看惯了来来去去的外教,他们生性洒脱不愿久留一处,陪伴我三年的外教更是少之又少。这次终于是我离开,而我很确定,我会想起她,在往后悠长的时光里。